超高校级的希望厨

超高校级的希望厨

你没来救我。你为什么没来救我?

记两个梦。

一个是今天早上梦见狛枝,我是日向。狛枝在我对面,不是面对面的那种对面,是隔着一条银河鹊桥相会的那种。我要论破它,就是像反论击破一样斩断才可以让狛枝过来,可能是我没控制好,总之斩断的时候狛枝就被卷进乱流里去了,出来的时候大概是左手吧粉碎性骨折。但梦里他的右手还是完好的。

还有一个是今天下午午睡的时候梦见我强吻了雾切,此处应有微博里下跪的动作。梦里我是哪个女主我忘了,极有可能是赤松枫,但背景是在一代的希望之峰学园。雾切是第一次见到我,我们握手,说“你好”,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亲她了。我看见她睁大眼睛极其错愕的样子,但没怎么反抗,往后躲了一下,大概像下腰那样,我就俯身继续亲她。我在心里说“我还是玩家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但我没跟她说。我好像默认她和苗木在一起了,我就心想我还是玩家的时候我就是苗木,所以我喜欢她很顺理成章的吧。隐约记得弯下腰之后她暗示我做个接吻的样子,要告诉我一些不能被摄像头拍到的事情。梦里她非常美貌,当然,她一直都非常美貌。

今天的日向君也没有写完论文。

    脑洞来自前两天我写不完政治学论文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我现在写完了。

  设定是希望之峰学园读书的大家,没有自相残杀游戏和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ooc预警and私设如山。

  ***

  日向创写不完政治学论文了。

  他对着电脑发呆,小时候被父母好容易纠正过来的啃指甲的习惯不知不觉又回来了,脑子跟电脑屏幕似的空白一片。舍友左右田敲钉子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惹得他心烦,他扭过头警告了一句,站起身去开窗,碰到窗框的手掌沾了一层薄灰,他嫌弃地抽了张纸巾胡乱擦了擦手,然而从窗子里灌进来的十二月初的冷风也没能让他卡壳的思路顺畅一些。其实让日向烦恼的不止卡在一半的论文这一件事,还有狛枝凪斗的邀约。换到平时,“被心选约出去”这种天大的喜事能让他抱着左右田叨叨一天,但当安排在明天的行程撞上后天的ddl,就很值得他头痛了,中午他在电话里胡乱搪塞了一句,一纠结就是四个小时没回电话给个准信。

  左右田盘腿坐在床上捣鼓他新买的薄布手套,零零碎碎的芯片和螺丝钉扔了一床,据他自己说是要造出“打篮球的时候能自动瞄准篮筐的bug一般的篮球手套!”他第一次向日向寻求认同的时候日向嘲他,不就是想在索尼娅小姐面前比赛的时候找回一点你男人的尊严吗,左右田摸着鼻子嘿嘿笑了两声,贼眉鼠眼地说记得守口如瓶啊心友,可别让索尼娅小姐知道。

  左右田和日向不是一个班的,左右田是超高校级的本科生,分宿舍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和他这个预备学科的学生分到了一起。刚当舍友那会儿,日向问:“预备学科的男生是单数,本科的男生也是单数啊?”左右田说那倒没有,除了他以外还剩下一个叫狛枝凪斗的,但没人敢和他住一间房。日向又问:“怎么,那个狛枝凪斗特别难相处吗?”左右田挠了挠头说也不是,就是跟他经常待在一起的人总会出一些倒霉的事情,人倒是挺好相处。日向就不说话了。

  日向想起两个月前的聚餐。其实那本来是本科学生的聚餐,但左右田死乞白赖地求他帮忙去做一盏爱情之路上的明灯,日向百般推脱,终于还是拉不下脸拒绝,无可奈何地被拖去了馆子。在校门口集合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狛枝凪斗。那个青年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首先注意到的是像白色火焰一样热烈燃烧的白发——不,应该不会有人注意不到吧,实在是过分显眼了,他想。夕照的红光把白发的发梢染上浅淡的橘红,越往下越明显的晕色,他紧接着注意到了脸。

  怎么说呢?那实在是一张好看的脸,尽管橘金色的日晖拢住了半边,以至于看不太分明了。他从上面隐约找到了一点疏离和孤寂的神色。日向想起左右田说的,“……没人敢和他住一间房……”他忍不住想,怎么会呢?如果是他的话,和这样一个好看的人住在一起,哪怕是会稍微倒霉一点也……打住!他在想些什么啊……他还完全不了解对方吧?

  然后那个青年就看到了他。

  狛枝朝他走过来,一边微笑着伸出手。他的靴子落在石板路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日向没来由地紧张起来,他咽了口口水,伸手握住了那只白而纤细的手掌。他的手抖了一下。冰冰凉凉的,像个雪人,对于男孩子来说……又过分光滑柔软了,还有,还有比女孩子还白的皮肤……他听到面前的人说:“可以放开我的手吗?”

  是低沉又很温柔的男声……真是太失礼了!日向像被烫到似的缩回了手。“对、对不起!我叫日向创!”他的目光有些躲闪,似乎是为了掩盖心虚似的特意提高了音量。狛枝倒是很坦坦荡荡的样子。“我是狛枝凪斗。”他眯起眼睛笑起来,“请多指教。”什、什么呀……笑起来分明又温柔又阳光的人,刚刚看见那样的神色其实是错觉吧?

  宿舍里的气氛有些凝固。左右田停下手上的活探头探脑地去看日向的表情,他看见一张紧绷的侧脸,紧紧抿着嘴唇,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屏幕。他有些担忧地说:“我是不是很吵?要不我出去?”他一连问了两遍,日向充耳不闻。左右田垂头丧气地收拾床上零零碎碎的部件,说你们预备学科的作业真是不可理喻,写什么论文啊,我就只用专心研究我的机械就好了。

  日向这时候听见了,转过来问超高校级的机械师只用学机械,那超高校级的幸运岂不是什么都不用学。左右田愣了一下,说还真不知道狛枝那家伙都选了些什么课,不过,谁在乎呢?他从床上跳下来,大力拍了拍日向的肩,咧嘴笑说你这家伙,什么都能给你想起狛枝。

  日向有点脸红,拿冰凉的手指摸了摸耳后试图让温度降一点下来,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突然跟别人聊到情啊爱啊还怪不好意思的,哪怕对面是自己没心没肺互相看过裤衩子的心友。他说:“什么呀,我都还没想好要不要答应他……”左右田悚然一惊,攥在手里的半截电线都忘了塞回工具包里。他颤颤巍巍地指着日向,手指抖成了筛子,“他他他他他……跟你表白了???狛枝凪斗???”日向翻了个白眼说哪能呢,就是约我明天去博物馆,我要是去了我的论文怎么办。他心里叹了口气,让狛枝先表白,这种几率可比狛枝抽奖抽不到一等奖还小,现在连点暧昧的气氛都还没有呢。

  左右田撇嘴,日向不用回头都知道他肯定满脸鄙夷,他连接下去的台词都替他想好了:“为了区区作业抛弃爱情,日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如果是索尼娅小姐约我……”日向想起左右田每次提起王女时陶醉的满眼放光的神情,擦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逼迫自己把视线再次集中到文档页面。政党制度……是多党制……暧昧的气氛……真的没有吗?日向忍不住去回忆他和狛枝不算多的五六七八次见面,在校园里频繁有意或无意地偶遇,还有网上几次笨拙的聊天……不,笨拙也只是他单方面的笨拙,狛枝看起来可很是游刃有余呢。日向有点沮丧地想。总之,都是非常直男并且正儿八经的对话。

  不过,说起来那次……

  一个月前的运动会。

  宿舍里左右田瘫在床上,摊手说我也没办法啊,男子马拉松还差一个名额,没人愿意嘛。况且,大家都同意他的幸运可以给我们班一个冠军呢。日向大跌眼镜,尽管他也没有眼镜,他说:“狛枝?你确定他那个瘦不拉几的样子可以跑得下来吗?幸运——幸运也不是这么乱用的吧?”左右田拍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你这么一说,好像平时是没有见过那家伙跑步。他笑嘻嘻地过来拍日向的肩膀,说怎么了心友,担心他啊?怎么说也是一米八的大男人,跑个步不至于吧。

  日向没来由地火大,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或者说是在担心什么,他只觉得这些人根本就是在胡闹。但他只是拍开了左右田的手,不说话了。

  他又想起马拉松结束的时候,等待狛枝的人远不止他一个,被狛枝那张温柔无害的笑脸精准狙击的学姐学妹们纷纷捧着手帕和瓶装水围在终点,他在叽叽喳喳的女孩子的说话声和清脆笑声中被挤来挤去,尴尬地拎着保温杯,拿原本为狛枝准备的擦汗毛巾掩住口鼻,试图躲避脂粉味的袭击。他在心里不断祈祷狛枝立刻出现——哪怕他派不上用场也好,然后狛枝就会立刻成为女孩子们的焦点,她们会飞快地围在狛枝身边嘘寒问暖,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对他窃笑着指指点点。

  狛枝离终点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就有人已经预定了接他的位置,攥着手帕的漂亮女孩正对着狛枝的跑道张开双臂作出迎接的姿势,日向站在侧边的角落,悄悄把毛巾往口袋里塞了塞。他也没有伸出双臂。反正也有人扶他……日向想。他不太失落,只是觉得自己有些白费功夫,也觉得和一群姑娘在一起等一个谁怪丢脸的……争风吃醋似的。

  那个摇摇晃晃的身影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三米。

  他看见那家伙的白毛发梢都湿漉漉的,蔫不拉几地垂下来,他忍不住想笑,简直……简直就像一只被雨淋湿的画眉,耷拉着它漂亮的白色尾羽一样。

  两米。

  狛枝的白T已经湿透了,皱巴巴地贴在身上,分明勾勒出纤细的好看的腰线,却狼狈地像一只逃窜的小兽。日向紧盯着他,几乎能看清他煞白的脸和紧抿的嘴唇,他几乎疑心他下一秒就会晕过去。

  一米。

  摇摇晃晃的狛枝微阖着眼往右边趔趄了一步,日向下意识伸手去接,于是他不偏不倚摔进了日向的怀里,粘在下颌上的汗水顺着脖颈流进T恤的领口里去。

  日向咽了口口水。他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那边是女生们在尖叫,还有飞快跑过来帮忙的左右田和大二君,但日向好像跟世界隔了一重纱幔似的,听什么都不太分明了。他只看见狛枝勉强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朝她们摆了摆手,哑着嗓子说谢谢,不过日向君可以照顾我的。狛枝抬了抬手,似乎是想抱住日向的脖子,又酸软无力地落下来。他眨了眨眼,说我说的没错吧,你可以照顾我的吧,日向君?日向把狛枝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环着他的腰叫他不至于掉下去,狛枝顺势合揣上双手,作出一个搂住脖子的姿势。狛枝的鼻息若即若离地萦绕在他颈侧,日向鬼迷心窍地低头拿下巴蹭了蹭那一团蓬松白毛,深深吸了口气,他大脑空白,却心跳如擂鼓。狛枝可真好闻啊。

  然后他听见狛枝虚着的气音,说日向君,请不要顶着我。

  ……日向切断了回忆。在窗外晃晃荡荡的一团白白的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就像……就像狛枝。他开始使劲掐自己的手臂。日向创!不要再沉迷美色!醒来学习!然而那团白色的东西越来越近了,简直像一圈墨绿色的芭蕉叶托着颗棉花糖,慢腾腾地挪到他的窗前。棉花糖说,日向君——这是在干什么呢?自虐?

  “……狛枝?”

  狛枝凪斗手肘撑在窗台上,托腮仰脸看着他,有些苦恼地说:“日向君中午把我搪塞过去之后就杳无音信了,让我很是困扰……就算知道日向君多半是不愿意浪费时间在我这样的渣滓身上,也还是想来确认一下。毕竟,我还是挺想和你一起去的。”

  “你在说什么啊狛枝。”日向说,“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所以当然是心选第一啦。论文——又有谁在乎呢?

  ***

  就是亲眼见到心选之后拒绝的话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或者非常快乐以至于完全不想犹豫了。

  关于运动会还想写个超短的后续,很久很久以后他们在一起之后朝花夕拾拾到这一段往事。

  日向:所以因为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就要你参加马拉松什么的果然很不靠谱吧,幸运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用上的啦。

  狛枝:……用上了哦,日向君。

  日向:你在说什么啊狛枝?

  狛枝:参加比赛跑到脱力是不幸的话,随便挑了个方向倒下去以后一睁眼就正好是在日向君怀里,就是幸运了。

  日向:你是说……?

  狛枝:嗯,马拉松比赛是我自愿去的哦。

列表一个小伙伴自制的磕cp问卷。因为最近在激情磕cp所以拿来填一下。

1.日向创和狛枝凪斗。

2.《超级弹丸论破2:再见绝望学园》

3.日狛不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啦,就是我个人磕cp的时候偏向受控,我get不到日向君受的萌点,狛哥受又很带感(?)

4.可能是刚开场狛哥在海滩上探头探脑的时候就吃了。

5.不是神座人格的日向君又单纯又善良,还有点青春期男孩子的莽撞。狛枝一直被大家孤立讨厌的时候日向君对他还挺好的……其实也不是很好。我编不下去了。最喜欢日狛的一点就是其中一方是狛哥。

6.(我理想的情况是)双箭头。在狛枝还一直把日向君当成友好的同伴、当成希望的时候。

7.我觉得是学园之花狛哥暗示+引诱,纯情青少年日向君被若即若离撩拨到无法自拔(?)经过长期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勇敢追爱,然后日狛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8.七海/左右田/黑白熊?

9.会。日向君负责一日三餐,狛哥负责打扫。主要是我觉得为生命安全着想狛哥那个体质不能进厨房,第一章的时候他看起来还很擅长打扫。

10.不会。

11.假如放进hp里我觉得狛哥就是传销头子格林德沃那种……

12.非常喜欢双向暗恋!双向暗恋那么甜!谁不喜欢双向暗恋!我还特别喜欢看起来又孤傲又自暴自弃“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哦”,其实动真格的时候很容易害臊,平时各种小心思也层出不穷,但表面上还是要装作完全不在乎的狛枝。还有看起来又青涩又童贞,但被撩久了之后会突然大胆然后扮猪吃老虎的青春期日向君。

13.日向吧?我总觉得狛枝是真的吵架生气会很严肃很冷漠的那种人。

14.结婚的话大概是日常互相嫌弃这样子。或者日向君被狛哥单方面嫌弃(……)非常努力做作业/任务的预备学科and脑子非常好用,写题/破案神速的本科生。时常被撩拨,非常容易有反应有冲动的日向创and撩完就跑,快乐嘲笑对方的狛枝凪斗。

如果是BE的话。大概是日向君被神座人格覆盖,顽固认为“才能=希望”的狛哥单方面狂热爱恋神座,绝望神座冷漠无情。狛哥心甘情愿被利用致死并坚信自己为希望献身,但无论生前死后神座眼里都没有他()并且很快忘记了这个人。

15.我也很想娶美貌我狛。

题好像是很久以前在微博还是lof看到的,随手存了一下 ,现在拿来做不知道算不算侵权。

1.雾切。

2.很多年以前玩的弹丸,到三周目之前退坑了很久,没有收过什么CG,一二周目时候存的都删了。

3.二代第五章。

4.爱岛模式的贾巴沃克岛。

5.没有眼前一亮过,比较新奇的就是一开始看到裁判场场景的时候和处刑的时候。

6.《自杀相残》和《矶香四溢的DEAD END》

7.雾切。

8.一代是不二咲。二代是澪田和西园寺。

9.二代。

10.大神。

11.如果是从可以送的角度考虑的话就是试管玫瑰……如果是自己收下的话,值钱的都行啦。

12.日狛吧!我最近激情磕日狛!

13.狛枝凪斗。

14.程序世界。

15.“赞颂我吧。传颂我的伟业吧。铸造我的铜像吧。敬仰我吧。把我……成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吧。”

16.狛哥的四角内裤吧???是永远不会被雨淋湿的幸运内裤。

17.机枪论战/恐慌论战。在这里特别容易失分,无伤满破强迫症就很郁卒。

18.七海千秋/神座出流。

19.田中的处刑/七海和莫诺美的处刑。

20.朝日奈误会苗木对雾切硬来。

21.“跪下来舔我的鞋子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22.黑白熊小剧场一般不过脑啊。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校长说他本来想变成虾或蟹,后来不知道为啥就成了熊。

23.一代进入教室前的记忆连接点;二代场景直接从教室切换到贾巴沃克岛和牧场的鸡被兔美变成牛。

24.没哭过。不过每个人物死的时候都很伤心。

25.大神/小泉。

26.你向着名为绝望的希望展露微笑。

27.绪方姐。

28.初中的时候被基友安利。

29.对人性的刻画入木三分,同时作者的恶意简直溢出屏幕。玩了一代二代和绝少 ,听说v3的结尾是废墟?总体感觉与其说剧情走向是“战胜了一切困难终于看到了希望”不如说是“战胜了诸多困难自以为看到了希望”吧。当然啦也可能是我的理解有偏差,过分狭隘过分悲观了,希望官方没有这个意思……

30.人物形象都非常丰满,非常立体,是出色的群像刻画的作品。玩的时候代入感非常强,跟着剧情哭哭笑笑也是常有的事,会完全把大家当做同伴。

他没有左手的时候真的性感 我以为我会更萌什么兽耳 女装 长风衣里不穿 没想到最戳我的居然是缠着绷带没有手的手腕 以及后来冰冷的漆黑的机械手 我脑子是有什么毛病。 ​​​


官宣❤️

(草率地抠了个图。

给我爸安利镇魂大结局。

我爸:赵云澜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这正是我们的老共产党员的精神啊!

我操 牛逼了 现在还有人洗白鬼面 8102年了居然世界上还有这种圣母癌 换位思考??可以给社会上所有强奸犯和变态情杀案犯辩护了 啊他们只是太缺爱了 他们只是太爱对方了!!沈巍造了什么孽 要被他弟弟这么抓心挠肝地爱
面面放心飞面粉永相随 我生理心理双重呕吐 还没管教好自家崽子 呵 恕我直言现在还拼命给鬼面找苦衷博同情的都是纯种傻逼 还真当自个儿是鬼面亲妈了??我今儿个真是开眼界了 只能他娘的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求大家轻点骂 我他娘的不仅要骂他 还要连你一起骂 看这个po的id就知道了 还真是一点都不愧对这个颜girl的美称啊

成年了